據新華社電 日前公佈的《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提出,必須健全體制機制,形成以工促農、以城帶鄉、工農互惠、城鄉一體的新型工農城鄉關係,讓廣大農民平等參與現代化進程、共同分享現代化成果。如何健全城鄉發展一體化體制機制?怎樣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?就這些問題,記者採訪了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、辦公室主任陳錫文。
  創造更好的外部環境
  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
  決定提出,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。參加決定起草工作的陳錫文認為,可以從兩個層面來理解。
  一是法律已經賦予農民的財產權利還沒有得到充分保障。二是創造更好的制度使農民的財產權利得到更好的運用。
  全會提出,建立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。在符合規劃和用途管制前提下,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出讓、租賃、入股,實行與國有土地同等入市、同權同價。縮小徵地範圍,規範徵地程序,完善對被徵地農民合理、規範、多元保障機制。陳錫文認為,這些是推進農村土地管理制度改革、保障農民土地權益的重要舉措。
  陳錫文強調:“我國是人均耕地非常稀缺的國家,土地制度再怎麼改,也不可能、更不可以隨便讓耕地變成非農建設用地。”陳錫文說,“工業化城鎮化的推進,必然要占一部分農村土地,這個過程中一定要尊重農民權益,讓農民失去土地後能得到合理的補償。”在陳錫文看來,未來土地制度改革的方向,一是土地是誰的就要尊重誰的權利。過去徵地制度對農民的財產權益尊重不夠,所以矛盾糾紛不斷。二是要嚴格保護耕地,對土地利用嚴格按照規划進行用途管制。
  從全局角度為農民真正提供平等參與現代化進程的制度
  陳錫文說,決定提出健全城鄉發展一體化體制機制。這是跳出“三農”,從全局角度,為農民構建平等參與現代化進程、共同分享現代化成果的制度保障。
  陳錫文表示,全會提出形成以工促農、以城帶鄉、工農互惠、城鄉一體的新型工農城鄉關係。這16個字含義深刻、意義深遠,當然任務也非常艱巨。
  “需要看到,城鄉二元結構,在我國計劃經濟時期固定為一種制度,成為制約城鄉發展一體化主要障礙,所以必須通過深化改革來破除。”陳錫文說,“為此,決定要求推進城鄉要素平等交換和公共資源均衡配置,一是指推動土地、資金、勞動力等這些生產要素在城鄉平等交換。要通過體制機制創新,解決農村土地徵用中農民補償過低、農民工同工不同酬、農村金融服務不到位等問題;二是指教育、衛生、文化和社會保障等公共資源對農村的均衡配置。近年來,我國農村已經建立了免費義務教育、新型農村合作醫療、農村最低生活保障、農村社會養老保險等制度,但是待遇和保障水平與城鎮居民有很大的差距。在這方面建立城鄉一體化的制度,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,這就是今後要發展的目標,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應有之義。
  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
  要與工業化城鎮化進程相適應
  陳錫文說,決定提出加快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,就是堅持家庭經營在農業中的基礎性地位,推進家庭經營、集體經營、合作經營、企業經營等共同發展的農業經營方式創新。今後,除了大多數的普通農戶承包家庭經營之外,還要發展專業大戶、家庭農場、農民合作組織、產業化經營等新型生產主體。此外,創新農業經營體系,發展適度規模經營是必須要走的路。但這個過程要與工業化、城鎮化進程和農業人口轉移相適應,與農業科技進步和生產手段改進相適應,與農業社會化服務水平相適應。
  陳錫文說,決定對加快戶籍制度改革作出了部署,明確了大、中、小城市和建制鎮放開落戶限制的各項要求。今後隨著這一改革的推進,將使大批農民工在城鎮落戶,完全納入城鎮住房和社會保障體系,實現真正的“人口城鎮化”。決定還要求穩步推進城鎮基本公共服務常住人口全覆蓋,就是說對那些在城鎮常年務工的、暫時不能或者不願落戶的農民工也要提供基本公共服務。
  相關新聞
  被賦予更多財產權的農民將成新一輪改革的最大受益者
  據新華社電 《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關於土地制度改革的描述引發了市場巨大關註。有關專家認為,隨著改革具體細則的逐一落地,權屬關係逐步完善的農村、被賦予更多財產權的農民將成為新一輪改革的最大受益者。
  從《決定》看,有兩處直接牽涉到農村集體土地制度改革。第一處是建立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。在符合規劃和用途管制前提下,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出讓、租賃、入股,實行與國有土地同等入市、同權同價……完善土地租賃、轉讓、抵押二級市場。
  第二處與第一處互相呼應——穩定農村土地承包關係並保持長久不變,在堅持和完善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前提下,賦予農民對承包地占有、使用、收益、流轉及承包經營權抵押、擔保權能,允許農民以承包經營權入股發展農業產業化經營。
  華中師範大學中國農村問題研究中心教授鄧大才認為,受農村產權不能流轉的制約,農民手中的土地證和房屋產權證,只是一種虛擬的權利,不能轉化為市場資本。一旦實現了建設用地城鄉一體化,賦予農民對承包地占有、使用、收益、流轉及承包經營權抵押、擔保權能,意味著在現有政策框架內,這些虛擬的權利都能夠在市場中變現。
  襄陽市銀監局副局長賈德志說,抵押物不足是當前信貸資金下鄉難的重要原因之一,土地承包經營權、宅基地抵押權的放開,意味著這些都可以作為不動產未納入信貸抵押範疇,為金融下鄉打開了桎梏。
  有關部門和業內人士認為,《決定》對土改做出了制度框架性安排。根據以往的經驗,具體細則需要打破過去行政機關大包大攬的思維,通過市場化手段賦予農民財產權,通過建立全國統一的農村產權登記制度,開發統一的登記交易系統,來實現農村土地經營權的流轉、抵押、擔保。
  還有業內人士建議,對農村資源不僅要建立統一的登記機構,還要完善農村資源產品流轉市場。“三權”抵押貸款的抵押物不僅要能規範、方便地進行抵押,還要能規範、方便的流轉和處置,這樣才是一個良性、可持續的市場。
  (原標題:讓廣大農民共同分享現代化成果)
創作者介紹

舊屋翻修

ke41kesrp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